首页 版权银行 版权 正文 
《爱魔传说》寻求出版
11-04-20 13:48:00

第一章 绝望

  生,命之轮中的一颗种子,又开始了一段什么样的路程。

  死,路走到了终点,终于又可以从新开始,用自己生命的轮脉,再一次朔造自己与众不同的奇迹。

  不知道,已经重复了多少遍的重复,又一次来到眼前。

  是为了,下一次真的到来的时候,你还能想起那颗种子吗?

  还是为了,那些已经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发生过的故事,又在大脑中浮现。

  当所有的一切都归于黑暗之时,又会有什么在其中隐藏……

  他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在久远的年代,走到我们中间,在人群里,他融入我们之中,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因为他就象你们那样的普通。白天里,他和我们所有人都一样,为了生存而奔波着,辛苦而劳累;只有在黑夜里,才是真正属于他的世界,就在你不经意地抬起脸时,在冥想中,如果你能看见那一对如火的双眸,他就会告诉你,他无限的冲动与疯狂……

  周小石,男,20出头,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普通的长相,普通的身材,普通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个世界,爸爸妈妈是谁?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在孤儿院里长大,可是老天爷总是眷顾周小石,生活顺利,从小到大虽然受了一些苦,偶尔地感慨一下生活,痛苦过,难过过,孤僻过,可那又算什么呢!痛苦和难过只能让人沉沦,懂得这些后,周小石学会了忍耐,学会了控制,也学会了创造。

  看!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努力的结果,虽然才大学毕业不久,周小石就有了房子,车子,嘿嘿,虽然都是分期付款,那也是他的努力啊!

  现在的周小石,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因为他就要有老婆了!

  婚礼就在下星期,和周小石结婚的人,当然是个女人啦!她的名字叫:任小雪。周小石总认为她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可爱的人。他总说:有了她,我还向这个世界要什么呢?老天真的是对我太好了!

  周小石第一眼看见她时,她就象一朵含苞欲放的水仙花,周小石就知道,他的世界有了新的希望,任小雪就是他的希望!他现在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任小雪!只要是为了她!周小石什么都愿意做!

  周小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一下公司中的事物,明天就不用再来了。

  有人会问周小石:都快结婚了,还工什么作呢?有好多的结婚的事情要办呢?

  他会说:不用担心,我有个好兄弟:王天,他都会给我办好的。

  王天也是孤儿,周小石和他一起长大,感情比亲兄弟还要亲呢!结婚的事情已经全权交给他了。他也会是周小石婚礼上的伴郎。

  这几天要签的合约对周小石将来的生活可是很重要的了,能干好几年呢!现在约已经签了,他放心了,可以回家了。

  新买的汽车,王天开走了,为了预备婚礼的事情,周小石只有骑上那辆上了年纪的摩托车往家赶了。

  城郊的房子就是周小石们为爱打造的小巢,虽然不是很大,可是他把自己的心血都倾注在里面了,在那里,你知道吗?周小石是多么的高兴;多么的幸福。

  就快到了,她还不知道周小石会这么早回家呢,要给她一个惊喜。周小石把摩托车熄火停在了路旁,轻轻的来到周小石们的房子面前,轻轻的打开房门,来到客厅里。听到卧室里有人在说话,是她和周小石的好兄弟。

  啊!你们都在呀!我要吓你们一下!

  周小石向卧室走去,从里面传出说话声。

  任小雪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王天说:我让你做的事情,你都做了吗?

  任小雪说:都做了,现在公司、房子,他所有的财产都转在我的名下了。

  王天说:那我们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任小雪说:可是,下个星期都要举行婚礼了,你都想好了怎么办了吗?

  王天说:当然,你看我是怎么玩他的吧!哈哈,那个傻瓜,就是我卖了他,他还在为我数钞票呢!还在感谢我呢!哈哈……”

  任小雪说:你也不要太过分了,他是有的时候有些愚,可是他对我们很好的。

  王天说:他要不是对我们还行,我早就动手了。

  任小雪说:你呀!就是那样的坏!

  王天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象那个木头一样,连碰都不敢碰你,有意思啊!嘿嘿。

  任小雪说:~~~~,死相,不要这样,他快回来了,啊~~~~.”

  王天说:怕他什么,来吧!宝贝,你想要我吗?

  任小雪说:想,我想要你,啊~~~~~~”

  王天说:说你爱我!

  任小雪说:我爱你……”

  再剩下的,却是周小石这辈子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就连声音都可以杀人。一片片地,割着他的血肉。

  周小石僵在那里,仿佛身体已经不是他的,麻木的感觉从头开始,布满了全身。

  周小石想:他们在说什么呢?在做什么呢?这一切不会是我自己的梦吧!

  听着从房间里传来的呻吟声,周小石想把门推开,可是手就是不听使唤。

  啊!天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周小石心里狂叫着:怎么最好的兄弟变成了疯狂的魔鬼!纯洁的最爱,什么时候变成荡妇了!

  周小石内心呼喊着,问着自己,仿佛一切都是梦魇,身体已经不在属于自己。

  从小到大,周小石用意志控制住的痛苦,就象一匹脱缰的野马,一只挣脱牢笼的野兽,从心底狂奔出来,正在报复着那个捆住他们的人的身体。

  门慢慢开了,周小石站在门前,看着本来属于他的床上。躺着一对自己熟悉又陌生的男女。

  两人看见周小石都吃了一惊,连忙从床上站起,把衣服穿好,任小雪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周小石,到是王天一直在笑。穿好衣服后他说:这样就更好,我还不知道怎么告诉你呢,现在你什么都看到了,我也不用跟你费口舌了。

  周小石没有理会王天的话,他还是看着自己的天使,她是那么美丽动人,可是她的心也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王天说:不用再看了,她早就是我的人了,你给她的,我都能给她,你不能给她的,我也会给她。

  周小石还是没理会他,问自己的天使说:你,你真的要和他在一起吗?

  王天说:告诉他!好让他死了这条心。

  周小石说:你知道吗,你要什么我都会为你做的,就是你要我的命,我也会给你。

  任小雪说:我不要你的命,我要的只是一个和我一起生活的男人。

  周小石:我不是吗?

  任小雪说:当我要把自己给你时,你不要,可是有人想要。

  周小石说:我不是不想要你,我要等到我们结婚以后。

  任小雪说:你的生活总是那么理智,总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什么时候想着我的感受!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周小石说:我所做的事,都是为了你,我的一切,如果你想要,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全部给你。

  任小雪说:是吗!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你永远也没有办法逃避你自己。

  周小石:是吗!你真的是这样认为我的吗?

  任小雪说:我是怎么认为你的,也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我,我的身体,我的心,我的一切已经不在属于你!

  周小石说:我,我只是想在问你最后一句话,你真的要和他在一起吗?

  任小雪这时抬起了头,看着周小石,眼神是那样的坚定,她说:是,我要和他在一起。

  没有再说什么,说什么已没有意义。

  周小石知道这里所有的一切已经不再属于他了,爱情,友情,小巢,一切的一切。

  转身,没有再回头,周小石向外边走去,感觉自己整个的身体都被掏空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勇气,走啊走,身体在不停的发抖,却没想过,那段路是那么的漫长。

 

第二章 奇迹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房子的,来到那辆老摩托车旁边。 

  王天的声音从后传了出来:你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吗?” 

  周小石没有回头,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是不是想听,自己也不知道了,那个自己把友情都给了他的人还要说些什么? 

  王天:你不要以为自己20多岁,就长大了,你永远就是一个孩子,永远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是女人,她们到底需要什么!不要以为什么美德、什么责任,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生活,是现实,你的梦什么时候才会醒呢!这个世界讲的永远是实力,不是真诚就能得到一切的。小石头!我也喜欢你的个性,永远那样纯洁。可是这就是现实,因为我也爱她,也一定要得到她。你以为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是为了什么,不是因为你,而是为了她。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你错过了自己的机会,也是你自己放弃的。你以为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身体给你,那时,她还是爱你的,她怕了,怕我会伤害到你们。可是你这个傻瓜什么不明白,还在那里大谈什么美德,知道吗!是你自己不要她的,不要怪别人!……啊!对了,走的时候,不要忘记了把你的那破摩托车带走,它我可不要,你要好好对待它呀,因为,你现在也只剩下它了,其他的东西都是我的了,哈哈哈……” 

  听着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在身后的嘲笑,周小石没有怒,只有痛。没有怨,只有苦。如果真的要怒,真的要怨,那也是他自己,谁叫周小石的眼睛是瞎的呢!自作自受!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周小石大笑起来,笑自己?笑这世界?那眼泪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再也没有办法让它停止。 

  发动吧!我的老车!只有你是属于我的!狂奔吧……” 

  风从周小石身边呼啸着,本能地离合,上挡,离合,上挡,把挡位上到最高,再把油门加到再也没有办法转时,周小石要和风赛跑,要追,要把爱人再追回来。 

  那风是你吗?我的天使?为什么!为什么!都是为了什么!” 

  在周小石的脑海中只剩下风的感觉,风的声音,那就象是她的话语,吹打在身上的就是她的拥抱。 

  我来了……”周小石向着风,向着她奔去……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周小石本能地把大灯打开,看着自己眼前的飞快移动的景象。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到底是哪里?知道的只是向前、再向前,仿佛在远方会有他期待已久的东西在等待着自己。 

  周围的车,在周小石的身边呼啸着,他的摩托车就在这些车中穿梭着,看着路,周小石只是剩下本能,本能的躲避,本能的加速、减速。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很亮很亮的光,刺得周小石眼睛没办法睁开。 

  刹车声,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车与车碰撞的声音再飞,声音都很长。 

  周小石感觉身体一震,就已经到了空中,空中好像多了一双眼睛,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那辆老摩托车,都已经飞起。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很慢很慢的运动。 

  身体摔到路旁的草地上,老摩托车被甩的更远,一股地面突然到来的力量,直向周小石的胸前压来。 

  啊!” 

  失去身体的感觉,周小石的眼睛就再一次离开了身体,看着身边人来人往,那些都不是他认识的人。 

  突然周小石的感觉又回到身体中,痛啊!感觉又出现在了外边。 

  这是怎么了,我是怎么了……他们是谁呀?难道是医生吗?难道我出了什么事情呢……” 

  突然,周小石感觉好累,好冷,那个已经在外边的眼睛也模糊了,模糊得再也看不见了…… 

  当周小石再一次醒来时,已经是一星期之后了,他的天使和他的兄弟已经结婚。 

  可是这一切周小石都不知道,因为他就连自己也不知道是谁了。 

  知道的只是:一次被人们说成奇迹的车祸,自己是一个幸存的人,身体没大伤,只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医生说:恢复记忆的时间,不确定,也许是永远,也许是一秒钟的事情。 

  不管了,从醒来的那一天起,周小石就消失了,他的消失好象是那么的应该,没有人再看到过他,也没有人会再想起他,整个世界都忘记了他。 

  自从那时起,周小石发现自己的手掌,消失了掌纹,为什么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知道,他也发现自己变得很懒,好像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自己情趣似的。 

  又有谁会明白,一个周小石已经在车祸中死去。现在的周小石,是谁?已经不重要,将来的日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周小石也不想知道了。也许,冥冥中真的是有主宰的,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世上有谁说:我已经看透一切了,那他不是年少轻狂,就一定是个疯子。疯子说: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另一个疯子就说了:你不是我,你又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呢,好像矛盾成位我们存在的理由…… 

  狂风卷着暴雨,拍打着大地上的一切,好象真的要把这一切都摧毁、撕碎,好让他的名子,刻在你永远不能忘怀的地方……人们都躲在自己的小窝中,就连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也相互依偎着在雨淋不到的地方,无情的雨,无情的岁月,要把人们的梦全部粉碎…… 

  消失的人,出现在另外一个城市中,一座小城,却是一座古城,没人认识他,没人关心他,他就好像就透明人一样,忙碌着,为了生活,他就是周小石。 

  周小石一直在各个地穿行,城市,乡村,原野,森林,最后他累了,来到这座古老的小城,找了一个好工作,图书管理员,在一个古老城堡改成的图书馆里,图书馆馆长是个年近古稀的老者,好人,心地善良,他看周小石没有地方住,就同意他住在图书馆里,周小石终于有窝了,还是个古老的窝。 

  午夜了,就和平常一样,巡视了图书馆所有的地方,周小石回到自己的小屋,图书馆地下室一间放满书的小屋里。 

  房间里没什么家具,就有一张床,其他的都是书。 

  上了床,又是12点,那是周小石休息的时间。 

  自从他第一次睡在这张床上,每夜都做很多的梦,只要一合上眼睛,那些不能解释东西就会浮现眼前,刻骨铭心,爱恨情愁什么都有…… 

  今夜,轰隆的雷声、呼啸的风声,纠缠在一起,周小石合上眼睛,好像许久不曾听过的旋律,又在耳边响起,黄沙怒吼,万马奔腾,撕杀、挥剑、斩、旋转、杀气四射,毁灭阻挡自己的一切。 

  仔细听,声音在融化,一切都变的越来越清楚、就连洒在身上的鲜血都清晰可见,炽热与冰冷包容着自己的身体,缠绕、交错,要把一切能感觉到的东西全都撕碎。 

  睡梦中,周小石听到有人叫自己,他猛然睁开眼睛,听了听,真的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打出门,外边是一条走廊,声音好像不是从外边传来的,他又回到自己房间,再仔细听,好像来自下面。 

  地上都是破旧的地板,他从来也没仔细看过。 

  跪在地板上,周小石把耳朵贴在地板上继续听,果然声音是从下面传来的。
【未完待续,By小玄子】

来源: 作者小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