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版权银行 版权 正文 
19度看天蓝
11-03-22 19:58:55

                  书名:19度看天蓝        

                  作者:纪幻        

                        第一章 天使‘19

  “19度看天蓝”是个酒巴的名字,GAY酒巴,在这里面可以看到各色样的带着情欲的男人,在里面寻觅着自己的猎物,他们或者是想一夜情,或者是想找个长久的恋人,后者一般是很少,GAY在这个社会不被看起,所以来这里的人一般都是一些空虚又极度渴望的人,他们不在乎后果,也不在乎会被人发现。

  “19度看天蓝”除了是供同志喝酒,他还提供一些有特别要求又付得起钱的人,那些人大都是些是社会上的权贵,他们有钱,或者有权势,但是怕被人知道自己鲜为人知的一面,所以便会电话预约“19度看到蓝”里能让他们兴奋的男人。

  “19度看天蓝”每个工作人员都有一个代号,而我的代号是“天蓝19”,“天蓝19”,是钢琴师也是这里多数男人中的一个,“天蓝19”是“19度看天蓝”里很普通的一个,十八岁,初中毕业,工作经验六个月。

  “19度看天蓝”为每个特别要求的客人保密他们的身份,同样也保护每个工作人员的安全。

  “19度看天蓝”里不全是GAY,不是GAY的的工作人员有几个,但不是GAY的客人没有。

  “19度看天蓝”是一个奢华的地方,虽然我从没有想过它会是一个奢华的地方,虽然我一直觉得开这样的酒巴一定不赚钱,但事实却是完全相反,它不但赚钱,而且很赚钱。

  “天蓝19”是“19度看天蓝”的钢琴师,但是通常却不是有人喜欢听他弹琴,所以无论他弹琴的好坏,他的位置一直没有变化,也一直没有被骂过,因为有那么多人愿意捧他的场,有那么多人想要跟他上床。

  “天蓝19”卖艺不卖身,虽然他的艺技不是很过关,但是他从不卖身。

  “天蓝19”不接客,也从来没有人强迫他接客。

  “天蓝19”非常漂亮,在“19度看天蓝”他一直被称作“天使19

  “天蓝19”只卖艺不卖身,这是他的原则,连“19度看天蓝”的老爹都无能为力,我就是“天蓝19”。

  “天蓝19”是我给自己的代码。

  15被一个客人踹下床,这两天他已经连续被踹过三次,因为他心里有一个爱的人,并且再没有兴趣做这事,我看到他跑了去跟老爹说他不做了,让老爹给他结帐,老爹其实是个好人,就算他不好,他也不能再让15呆下去,一个不会为“19度看天蓝”赚钱的人他也不要。

  15度走时说,“兄弟们,我还会回来,不过那时候就是做客人了,你们一个个都小心一点。”我笑,看到他一口将杯中的啤酒吞了下去,很男子汉,然后他砸烂了杯子,摸出钱要去赔给老爹,老爹却没有收,交待他几句,告诉他别隐进去太深,如果那男人甩了他,“19度看天蓝”还是欢迎,老爹其实说的是实话,但是并不是讨人喜欢的实话,“19度看天蓝”包括15一共有49个男人,其中有48个听了这句话齐瞪向老爹,老爹干笑两声说,“要马上找个人来顶替15的位置。”

  我笑,“大街上的男人那么多,你只要愿意,总会有人进来。”

  “事实上你已经找到了来顶替15的人,只是在等着15说走而已。”和15最好的16白一眼老爹。

  “好了,16,老爹也不想,15总是要走的。”8插了句。

  “不能好好说话,今天是开欢送会,明天我们就迎接新的15加入”19度看天蓝“。”9举着杯,跟一群人碰了碰杯,然后仰一仰脖子喝光了那杯酒,15那天晚上便离开了“19度看天蓝”,后来他也来过,但是我很少看到他,一般他都是白天来,他跟他爱的那个人分了手,找了个老头子,是他先踹了他爱的人。

  新的那个15第三天才来,他是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名牌大学,但是毕业却找不到工作,他说他在大学里什么也没学到,就学到跟男人怎么做爱,当时有三个人一直看着他,老爹,17,我注意到这三个人盯着他看了很久,每个人的眼神都不一样,老爹是在看自己的宝贝,因为这个15是个干净并且清秀的孩子,21岁还很稚嫩,看上去就可以去做小受,一般的客人都会喜欢,7看他是大概是觉得他的话很好笑,1看他却是带着一种莫名的愤怒,我感觉到了那种愤怒,隐隐的在燃烧着15的生命。

  15一点也不否认他认识1,他直接走到了1的面前,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一时间,听到四处的掌声,老爹骂了句,“神精病”知道自己这个15没找好,可能会把1也拐走,他愤愤的走到柜台,翻着帐本,像是在看今天的收入,然后他叫了我,“19你过来。”我停下原本在弹琴的手过去。

  老爹说,“有位客人,指定要你。”

  “你知道我不会接。”我回答。

  “他出一万块,我给你五千?”老爹商量着说,“那么大方的人,给的价一定也不低,若是跟了他,对你也好。”

  “我说过不接。”我还是回答,他给我倒了杯酒,问,“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蓝19卖艺不卖身,你知道。”我笑,接过酒,一饮而尽,然后看到老爹的脸变了色,他看着我身后,我没有回头,但是感觉到那股压力很强,“19度看天蓝”突然变得很安静,好像有些上百双眼睛盯着我,但是我没有回头,自己倒了杯酒,正要倒进嘴里,酒杯却被人抢了,那是一只强有力的手,我根本不可能抵抗得了,他的力气很大,我听酒杯砸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但却没有侧过脸去看一眼身边发生的事。

  “”天蓝19“我们老大点了你。”我身边的男人冷冷的命令,又是一个老大,我从一个城市,躲到另一个城市,就是为了避开再也不见什么老大的人,但是在这里竟然又有一个老大。

  “我不接客。”我还是回答,再次倒了杯酒,看到老爹的脸变了色,大概其余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我依旧平静,我不怕死,更不怕被人威胁。

  “贱人……你会是什么好货,14岁就开始出来卖,现在竟然说不接。”这个男人甩了我一巴掌,而他嘴里的话让我有些头晕,老爹楞楞的看着我,张着嘴最后劝了句,“接……接了吧。”

  “我14岁出来卖一直到16岁,我说过再也不会接客。”我冷冷的盯着扇我的那个人,对于我的事,并不难查得到,所以我也不奇怪他会知道那些事。

  “贱货,你有什么资格说不?”我还是挨了一巴掌,在“19度看天蓝”男人被骂作“贱货”是很平常的事,在刚进来时我也被骂过,但是一直没有人得逞过,这次我却不敢肯定,因为对方是黑帮,我最怕的一股势力。

  “放手。”我听到一个男人冷冷的命令,原本抓住我左右手的人松开手退到我后面东恭敬的叫了声老大,我看着这个被称作为“老大”的男人,看了很久,他突然伸出手捧着我的脸疯狂的亲吻,恶心,就只有这种感觉,16岁以后再接解这种事我就只觉得恶心,但是我选择在“19度看天蓝”工作,“19度看天蓝”最接近我生命本质的地方,我没有反抗,虽然可以反抗,但是反抗也不能讨到好处去。

  “我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四年前也有这么一个人跟我说过,四年前我14岁,甚至未满14岁,刚初中毕业,那个男人强暴了我,然后就让我一直跟着他,16岁,他抛弃了我,要了另一个男人,他给我10万块叫我滚,永远别出现在他面前。

  “我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四年后的今天,我见前的这个男人说了一句同样的话,他狠咬我的唇,撕了我的衣服,我看到自己露在外面的一大片白皙的肌肤。

  “我不卖身。”我还是那句话。

  “那就准备让”19度看天蓝“关门。”他恶狠狠的说了句。

  “好,关门。”我回答。

  “你这句话说得不错。”男人看一眼1又转过脸向我。

  “我给你。”最后我还是回答,这个男人最后却是说了句让我很惊讶的话,“我要的不是你。”

  “谁?”我问。

  “1,我要你把他卖给我。”男人这时已经不再掩示,一眨也没眨的盯着1,我笑着看11的脸色有些难看。

  “难道,老大都是这样喜欢强迫人吗?”我问。

  “我的话,你还没给答案。”男人冷冷的扣着我的下巴。

  “我不是老板,所以做不了这个主。”我回答。

  “那么,如果你是老板呢?”男人在我耳边小声说了句。

  “只要他愿意接,又关我什么事,”19度看天蓝“一向都不强迫人。”我淡淡的回了句,1后来被强行带走,他看着我没说话,我看到15哭得很难受,但是没有人安慰,他是一个新人,在这个社会只剩下冷漠的时候,没有人再会去关心别人,那晚我接了在“19度看天蓝”的第一个客人,就是老爹所说的那个愿意出高价让我陪他上床的客人,他是个老头,确实是个老头,已经六十几岁的人头发差不多已经白了光,他叫我宝贝,叫了一个晚上,但他不是同志,因为他只是让我睡在他床上,却没有上我,只是看着我睡觉,他叫我睡觉,我就睡觉,那晚上我变得异常乖顺听话,因为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很久以前在14岁以前我还是个孤儿,现在可能也是,但是至少现在我很有钱,而14岁以前我分文不值,一个叫夜的男人让他兄弟绑了我回去,然后强暴了我,他给我钱让我走,我却一直蹲在他身边,一直哭,那个被称作老大的人便留了我住下,他每天晚上都操弄我的身体,一直操弄了一年半的时间,他给我钱花,让我跟他兄弟一起出去买东西,他宠我宠得没有话说,他让人教我钢琴,又让人教我防身术,但却不让我去学校,他说,怕我再勾引上别人,我便是在他的宠爱中慢慢变了本质,变得让他也觉得厌恶,后来他开始不再碰我,又或者只是凶狠的折磨,到最后两个月他开始带别的男人回来亲密的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一开始我只是哭,到后来就变成疯狂的购物,我买很多东西,衣服,吃的,一天换一身衣服,给自己买化妆品,大把的花他的钱,以泄自己心中的怨恨,最终是他烦了,他骂我没文化没修养像个疯子,正跟他带回来的那个男人相反,那个是大学本科毕业,很有修养的一个男人,但是跟了他我觉得也就跟我不会有什么分别,他说我没修养,但是却又是他不让我去学校。离开那天下很大的雨我不明白为什么那天要下雨,可能是下雨人的心里更烦,那天我又扔了一套名牌服装,准备购物了一大袋的东西,但是刷卡时却已经是被停用,我看了刷卡机半天也没有出声,跟在我后面的两个他的小弟也是不说话,后来是其中一个帮我付的钱,替我拎着东西回去,我知道那个人一直喜欢我,从我被他强暴起甚至是更早以前他开始注意我的时候那个人就开始喜欢我,并一直喜欢,他看着我吃东西自己不吃,他看着我买东西只是替我拿,从不买,他帮我拿着大包小包,有时候给我送些小礼物,但是从来不会跟我说他喜欢我,那小弟帮我付了钱,我亲了他一下,把他吓得脸色惨白,但是马上又是脸红,我问,“我是不是很没素质?”他摇头,我问“我是不是很没修养?”他还是摇头,我便又吻了那小弟一下,那小弟扔了手中的东西回吻。我跟他说去开房,他却拒绝了,然后接了个电话把我带了回去,回去我看到他跟他的情人搂着对方亲密的样子让我很不舒服,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到现在止唯一的男人。

  他跟我说,“10万块,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我咬着牙,狠狠的瞪着他,他用钱买了我的身体,又用钱让我离开他的视线,但是我拒绝,“我不,我要一辈子跟着你。”我这样说,几乎要跪下去,后来我真的跪下去求他,求他不要让我走,我说,他喜欢谁都没关系,我说我可以改变乱花钱的毛病,我可以为他去努力培养自己的素质,去学习。

  他的男人看着我,然后又拿出一张支票,“听夜跟我说,你很喜欢花钱,所以我跟他多要了10万,算是打发你。”他男人捡起原先被扔在地上的那一支票将两张一起放到我口袋,而他只是说了句,“滚,再别让我看到你。”我跪着没动,他男人看一眼他的小弟,我被两个小弟拖了出去,那天我哭干了眼泪,老天跟着我一起也是哭个不止,我不哭了,老天也停了雨,那个小弟一直跟着我,跟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我再没力气站起来,坐到雨水里哭,他便也站住,给我打伞,也是多亏了那小弟,那两张支票才没有湿,才会有今天的“天蓝19”。

  那小弟跟我说,我最大的缺点便是太容易让人得到了。那时我发誓再不会让轻易的把自己交出去,就是现在的“天蓝19”卖艺不卖身的誓言……

  我醒来的时候,老头已经不在,他没有碰我,很守信用,用过早餐,他让人送我回去,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躺了很久,然后起来弹了一阵琴,再看书,我看很多的书,就因为他那一句话,我看很多的书,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有素质有修养,但是现在我什么也没看进去,我又想起那个人,那个人对我的好,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对我好的,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不能忘记,一直到现在我努力的在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有素质,有修养。

  刚离开他的那段时间,那小弟替我在外面租了房子,我只在那呆了一天,晚上出去后,便再没回去,那晚我跟人在外面喝酒,跟一些陌生人,都是些中年男人,他们在谈论着炒股的事,我听到有人说炒股的风险很大,劝他朋友最好别去参与,我就是冲着那个风险去的,又听说权证的风险更大,我后来便买了权证,那时我赌了自己所有的身家,赢了,我再去赌,输了我去跳楼,我那样想,随便就选了个产品,但是一整人上午我一直只是看着他涨,似乎不会停一下,我只听人说一天最多涨10%所以不解,然后我将那权证卖了,翻了几倍的钱,让我不知道做什么,第二天我知道权证原来可以无限的涨,无限的跌,没有涨停也没有跌停,我还是买权证,还是看到它涨,后来我被那小弟找到,他把我拖了出去,狠狠的骂了我一顿,我看他笑,他请我吃饭,但是我没有动筷子,我就想等自己的钱亏了,便去死,他自作主张的卖掉了我的权证,放出话再看到我去炒肌他把我卖了,第三天,我买马,那天只是突然想要去买马,就那一次,我中了五百万,要不是那小弟一直跟着我,那次就已经丢了命,我说分给他一半的钱,他救了我的命,自己受了重伤,那时候我开始重视自己的生命,但是他拒绝了我的钱,他说只想跟着我,我没有再拒绝他,但是从来也没有给过他承诺,他一直跟着我,一直跟着,我到“19度看天蓝”弹琴,他也一起,我只说我卖艺不卖身,看到他开心得像个孩子,他的代号是20他说永远要跟着我,就连代号也是一直跟在我后面,紧挨着。

  他一直跟着我就是昨天我说愿意接那笔生意时他突然离开,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听老爹说,他人不见了,今天没来上班,我笑,不想去找,更不想为任何一个人再去付出。

  晚上我还是去“19度看天蓝”,看到20我不惊讶,我知道他会回来,就像他说过他会一直跟着我一样。

  他把我拉到了一处角落,然后亲吻我的唇,在这之前,他一直顺着我的意思,我说装作不认识,他便一直跟我装作不认识,我说不可以用强的手段,他便一直不用强的手段,昨天我被那个老大强吻,他没有出现,因为那个时候他在陪一个客人,后来知道他打电话给我时,我已经答应了老头,陪他一个晚上,然后他给了我10000块。

  20说,“你说过,再不会让任何人碰你的身体。”

  “所以……”我看着他,他的亲吻对我来说很陌生,我没有感觉,他其实长得不错,如果他难看,老爹也不会收他。

  “可是为什么我不在,你却接了客人?”他痛苦的问我看到7正看向这边,他走过来拉开我们问,“19接客人有错吗?”

  “当然有错,他答应过我,只卖艺不卖身……”20吼了出来,我看着他,很多人都看着他,我看到他哭,在以前他从不哭,就是我哭得眼睛肿得不行的时候他也没有哭过,只是给我打伞。

  “20你在说什么?”老爹冷冷的瞪着他,这里好些客人都是冷冷的瞪着他,我听到7笑嘻嘻的声音,“原来19一直不肯卖的原因是这样啊,早说吗,早说叫老爹把他扔出去就得了。”

  “闭嘴。”20怒吼一声,随后紧紧的将我搂在怀里,疯狂的亲吻我的唇,我还是没有感觉,但是任由他啃咬着我的唇,知道他的手已经在解我衣服,但我还是没有反抗。

  “如果你敢,你就做。”我这样说,20突然就停了下来,然后楞楞的看着我,然后松开手。

  “20怎么不做呢,难道他还会吃了你不成?”7在那里起哄,更是有客人也是一同起哄。

  “对不起。”20他说,“对不起。19”他也习惯了叫我19,在“19度看天蓝”里所有的人都只用代码叫着对方,而真实的姓名却已经被遗忘,有时候就是我自己也想不起自己叫什么,而听到他这么叫我更是想不起我曾经叫什么名字,我是谁,我只知道我是19,“19度看天蓝”代号“天蓝19”。

  “明天我会找个人来顶替我的位置这样你可以放心了?”我看着他问。

  “好。”他说。

  “好。”我回答,看到其他人一脸的惊讶,谁也没有想到我会说不干就不干,老爹的脸也是变了色,他劝了我很久,但我只是弹琴,他便又去劝20,我走20也会走,他劝20留下来,20看着我只是摇头,他早想离开我知道,他不是没钱,他跟那个人闯荡了也有几年,十几万还是有的。

  这是我最后一晚上呆在“19度看天蓝”过了今天,我再出现在这里也不会再是那个代码“天蓝19”的人。

  老爹见劝我们谁都没用便问,“昨晚的客人又点了你,接不接?”

  “嗯。”我应了声,算是同意,20今天晚上还是有客人,所以他也不知道我走,我走向那辆车,黑色的宾士很阔气,这个时候其实还只有2000,司机下车,打开车门让我进去,我看见那个精神不怎么好的老头,他问,“吃饭没有?”

  “晚饭还没有。”我回答,他说,“那么去吃饭。”

  “好。”我应了声,司机把车开到一家饭店,是这个城市最好的酒店,一般要预约才可以,老头拿出一张会员卡,金卡会员,前台马上给他安排了一个包间,他只是点了三个菜,一个汤,他让我先坐,但我等着他先坐,老头让自己的保镖跟司机都出去才问,“明天是中秋,有没有想跟什么人一起过。”他不说,我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因为从来的节日都是只有他会记得,他会给我买好礼物然后放在我床头,但是从来不会要求我给他回送,他知道我不会那么做。

  “没有。”我回答老头。

  他说,“那明天去我来接你。”

  “我今天晚上已经辞了工作。”我回答,“就算没有辞,白天我也不会呆在酒巴。”

  “那……我去你家接你?”老头又问。

  “……”我看他沉默一阵,看到他眼中的孤独,我突然很想问,为什么他不跟他家人一起过节,然后我问了,“你没有亲人吗?中秋节应该是跟家人一起过才是。”

  “我知道你是在孤儿院长大,”他说,“我跟你一样是没有亲人。”

  “难道你没有子女?”我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多,但还是问了出来,他沉默一阵才问,“如果我说,想要认你做我孙子,你会不会相信?”

  “不信。”我回答,我想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

  “但这是事实。”老头说,“我没有亲人,我有钱,但是没有人继承我的财产,我在找接班人,找到了你。”他笑,银白的头发看上去却是没有生气,那张有些皱纹的脸上虽然是看到笑意,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你再找一个吧。”我这样说,其实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货色一个只是初中毕业的学生去做什么接班人,就算是被有钱人看中,有希望飞上枝头,但是还是变不了凤凰。

  “你在拒绝我?”老头还是笑。

  “对。”我回答。

  “你简直跟我那孩子是一样的倔。”他说,“他那时也像你一样,不肯接受我为他安排的生活而是一个人跑了出去,他跑出去就再没有回来,你知道是有多少年了吗?整整有二十年了,二十年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他每年都给我打电话,不断的变换着城市给我电话,我让下人不要接,但是每次过节他还是会打过来,他的电话不多,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有,而且我从来没有接过,我那时候生气,生气他离我而去我就只有他一个儿子,他母亲也过世得早,是我一手把他带大,但是因为一个女人他毅然离开我,再也没有回来……”老人后来便沉默,我没有看他,而是看着自己面前的菜,好像是已经凉了,他说请我吃饭,但是自己没有动过筷子。

  突然他又转过脸看着我笑,他问,“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你的吗?”

  “不知道。”我对这个问题没有兴趣。

  “从你到这个城市开始,从那时候我就开始注意你,我派人调查你的一切,你知道我查到了什么?”他又问。

  “总不能说我是你孙子?”我略带嘲讽的看着这个老头,他要是那样说,我也不会相信,就跟电视剧一样都是骗人的把戏。

  “你为什么会这样问?”老头惊讶的问,“难道你爸妈有跟你说过你以前的事?”

  “我没有父母,你知道我是在孤儿院长大。”我冷冷的看着这个人。

  “也对,你妈早已经是出了车祸,跟你爸一起,那时你才只有几个月大,一直被她护在怀里,所以才晓幸没有出事,但若是我早些知道这些事,你便也不会受这么多苦了。”老头有些怜惜的看着我,但是我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可怜的地方。

  他说,“你是我外孙。”他说,“不是我孙子,但便是因为你妈,我女儿,我儿子才会离开我,他喜欢他妹妹……喜欢到可以抛弃一切,什么都不要……”

  老头还想说话,我站了起来,“你跟我说故事吗?”我淡淡的问。

  “对,是一个故事,从前有个男人,他背着自己的妻子在外面找情人,而他的情人给他生了个女儿,这件事被他妻子知道……”老头沉默一阵不说话,但是他要说的话我大概已经明白,“所以……他为了让你家人和睦,抛弃了那对母女?”我淡淡的问。

  “是这样。”老头回答。

  “他抛弃了她们,所以心里愧疚,便经常去看她们母女,当然给她们钱供她们生活……但是有一天……他情人病得严重,他女儿便跑来找自己的爸爸,希望这个男人可以在临死前见见自己的母亲一面,他去了,后来他情人死了,但这事又被他妻子发现,他妻子不让他再去见他女儿,但是他想不到他那个女儿却会跑去找他,因为她没有上学的学费,所以他女儿跟他儿子遇上了,但是他女儿一直不敢告诉他儿子自己是他妹妹,只是一直隐瞒着事情的真相,她甚至也退了学,想找个安静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过生活,他的儿子却跟着也离家出走,他说要跟她一起,所以呢,他女儿就匆忙的找了个人把自己嫁了出去……对吗?”我问。

  “你……都知道?”老头惊讶的看着我。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知道,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我已经离开座位,不想再谈下去。

  “祁蓝……”他叫我的名字,满是皱纹的手指拽住我的衣脚,我看到在他眼角的泪,不由自主的便重新坐了下去,他伸出手试图摸我的脸,但像想起什么又停在半空问,“我是不是可以摸摸你?祁蓝。”我微微点头,他颤抖的摸着我的脸,然后又无力的放下手问,“明天……陪我……好吗?”

  “只有明天。”我回答,他便笑笑,开心得样子让我心里突然就觉得温暖,他是我的亲人,在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曾经那个告诉我我身世的人,他让我叫他叔叔,他告诉我这些事,不久后他便也死了,自杀死的,那时候我六岁,他在我面前自杀,所以我一直记得这段话,那时我六岁,他跟我说,他喜欢我妈,他说我妈一直在叫着他的名字,所以他放下我跟随着我妈的灵魂,所以后来我只能被送进孤儿院。

来源版权银行 作者:纪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