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版权银行 版权 正文 
秋雨绵绵,情绵绵
11-06-12 14:53:46

己死学一气。越临近高考,我的心反倒越平静了下来。
 然而就在那个夜晚,空气郁闷得要让人发疯,教室里是呆不下去了。我只身来到学校后面的大操场上,望着浩瀚的星空,发出了渺小的感叹,人与人之间就像天上的繁星,看上去靠得极近,其实相隔十万八千里,永远无法企及。“长恨此生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算了,想那么多干嘛,还不如高歌一曲,让感情得到宣泄。
 一滴雨落在我张大的嘴巴里,糟糕,要下雨了,走为上策!我飞奔起来,此刻已大雨倾盆,没办法,只好先往离得最近的小礼堂跑。小礼堂门口那盏昏暗的灯越来越近,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啪”的一声,撞倒了旁边也正在疾驰的一个人。我忙不迭地道歉,把那人扶了起来。完了,是钦!要回避已不可能。
 我和钦居然在雨中邂逅,这种尴尬的时间,这种尴尬的地点。
 我和她都没料到会遇到对方,一时没回过神来,呆立在了那儿,完全没有意识到大滴大滴的雨点落到我们的肩上、身上、心里,世界突然凝滞不动。雨水冲垮了她身上圣洁的光环,也撕破了我外表高傲的面具,此时的我们,才是真实的我们。
 她的全身早已完全湿透,几缕头发紧紧地贴在额头和面颊上,面色苍白,嘴唇也冻得发乌,非常狼狈,我估计我也好不到哪儿去。但她的脸上却呈现出很坚毅的表情,紧闭着嘴唇,并且毫不退缩地用眼睛直视着我,因为我一直在盯着她。
 我忽然笑了,伸出了右手,“再往东移动10米就有避雨的地方了,我们干嘛还要在这里苦练下去?”望着我伸出的手,她迟疑了一下,再抬头凝视我的眼睛,读懂了其中的善意,她也微笑了,“是啊!干嘛要折磨自己呢?我们又不是殉道主义者”。她也伸出右手与我的手握在一起,然后我们象同时得到什么指令一样,撒腿就往小礼堂跑。
 那一晚,就着雨点,我破天荒头一遭与她说了那么多话,她也破天荒头一遭给了我那么多欢声笑语。我很奇怪躲在角落里的我怎么没有出来阻拦我,而任我在自己的世界外任意挥洒。我想可能是因为在我向钦伸出手的那一刻,我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阴影。
 一夜没能合眼,兴奋异常,现在在课堂上竟然不困。钦依旧坐在我的前排,埋头学习,而我早已心痒难挠,对着她的背影,千头万绪流过心门。我终于按捺不住,把以前为她写的诗抄在一张纸条上,“我在你眼睫的绿荫里寻觅心语的花蕾/无人知晓你如清风吹过/使我感情的浪在翩翩起舞/无人知晓你似圆月的引力/使我的心潮涨落起伏”,把这张纸条夹在一本书里,递给了她。过了好一会儿,在我颤抖得像风中的树叶时,书才被送回来,使我紧张的颤抖得要停息。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书,书里果然也同样有一张纸条:
 “我要向你说谢谢,你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心灵上的交往。记住昨夜,那是永恒的一刻。让我们都为自已喝彩吧!”
 我突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因为我知道不管将来如何,因为我在我的世界之外开辟了一个心灵驿站,以后无论我这片风中孤叶漂泊到哪儿,总能在驿站里找到落脚的地方。

1 | 2 | 3 | 4

来源版权银行 作者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