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出版 正文 
中国数字出版业三大问题仍待解
10-09-27 14:31:42

    新闻出版总署日前发布《关于加快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中国数字化出版提出了二十二条指导性意见和要求。“意见”一出即在数字出版领域引起讨论,业内人士如何看待意见的出台?此举将给中国数字出版业带来怎样的影响?中国的数字化道路该如何进行?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意见”提出了专业而中肯的建议。

    【建议之】 民营出版策划企业

  是否可给网络出版物授予书号

  此次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意见”中,对非公有制企业从事数字出版事业做出明确的政策支持。支持民营新技术公司研发基于不同传输平台和阅读终端的游戏、动漫、音乐等数字出版产品和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移动终端等硬件设备;建立数字出版企业评估体系,对长期从事数字出版活动且出版导向正确、技术实力雄厚、竞争优势(310368,基金吧)明显、发展前景广阔、经营业绩突出的非公有制企业予以重点扶持;建立健全互联网出版准入退出机制,完善准入退出评估标准。

  北京求是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永军表示,这无疑将促进中国民营出版策划企业的快速发展。作为一家民营出版策划企业,北京求是园目前的数字化出版业务已经占到30%的份额,而且逐年上升。“数字化出版有着很高的利润增长点,相比较于传统图书出版,数字出版的成本相当低廉,而且发行渠道广阔,这是我们未来拓展的重点。”黄永军对数字出版的未来信心满满。

  黄永军同时表示,此次的“意见”对于民营出版企业有政策的指导,更希望能尽快有配套的政策或措施出台。“目前我们的数字出版还是以首先满足传统出版为前提。”黄永军介绍,基本上要等到一本纸质图书已经出版以后再去获得这本图书的数字版权,然后完成图书的数字化出版。

  “是否可以借鉴传统出版,给予网络出版物一个书号,在一本图书出版的时候先进行数字化出版,然后可以根据数字化出版的销售情况再决定传统出版,这样就能够更好地把握市场,节省成本。”黄永军说。

  “意见”中还提出支持数字出版的不同传输平台和阅读终端。黄永军表示,在国外,Facebook和Twtter这样的网络平台已经成为数字出版传播的新渠道,成为中国数字出版“走出去”的重要方式。“我们在国外尝试通过Facebook和Twtter等新的平台进行数字化推广,效果非常明显。但是目前国内并没有相关的政策和指导,这无形中约束了民营数字化出版商的手脚。”

  黄永军认为,目前中国的数字化出版还相对粗放,需要更加细化的政策指导和扶持。“毕竟数字化出版在中国刚刚起步,需要不断完善,作为民营出版策划企业,我们希望有更多细化政策指导,可以让民营数字化出版发展得更为迅速。”

  【建议之】 数字出版领头羊

  建立版权交易期待权威平台

  在“意见”中,新闻出版总署再次重申了版权保护的重要性,提出要加大版权保护宣传力度,强化版权保护意识;加大对数字版权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力度,切实保障著作权人合法权益;加快技术创新和标准制定,为版权保护提供有效的技术手段;积极建立以司法、行政、技术和标准相结合的版权保护体系。

  汉王科技(002362,股吧)事业部产品总监陈绍强表示,“意见”的出台无疑是个极大的利好消息。“对汉王来说,这是一个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尤其在版权交易方面,可以促进数字化版权交易的规范化。”

  与此同时,陈绍强也表示,由于中国数字化出版发展时间不长,在版权交易规范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我们现在有汉王书城的数字化资源平台,因此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国家层面上的在线出版物版权交易平台,可以让数字化版权信息更加清楚,版权交易更为方便。”

  据了解,现在中国的版权交易市场还处于发展初期阶段,版权交易往往都是交易双方直接完成的,这就涉及到如何明晰版权的问题。“比如汉王要购买一本书的版权,首先要明确这个版权到底是在作者手里,还是在书商或者出版社手里。一旦你购买的版权不明晰,很容易引发版权纠纷,这是我们最困惑的地方。”陈绍强说。
  陈绍强表示,在版权信息不明晰的情况下,一个权威的在线版权交易平台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果有一个权威的、在线的版权交易平台,将会极大地方便数字版权交易。到时候作为版权买卖双方只需要在这个平台上选取版权然后付费就可以了,让这个平台承担版权审查和信息明确的工作,这样就会使得版权交易规范化。”
  目前汉王科技已经和全国130家出版社建立了版权交易合作,在台湾、香港也推出了汉王书城和终端产品。就在不久前,汉王科技和日本创河集团达成了版权引进和输出的合作。“不仅是汉王,很多数字化出版的企业都涉及到了版权的问题,因此尽快出台相应版权交易保障措施将推动中国数字出版事业的快速发展。”陈绍强表示。

  【建议之】 传统出版社

  建立深入的信息交流机制

  “意见”还指出,继续支持和扶持办好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中国数字出版年会、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中国国际动漫创意产业交易会、中国国际漫画节等数字出版产业方面的重要会展;积极组织参与全国图书博览会、全国图书订货交易会、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深圳文博会、海峡两岸图书交易会,搭建展示和交流平台,推动数字出版新技术、新经验、新模式的深度交流,展示数字出版新产品和新技术。

  如今,丰富而多样的出版交流平台已经成为了中国出版社和出版企业展示自己、建立合作的主要渠道。安徽美术出版社总编辑武忠平介绍,安徽美术出版社在近几年开始涉足数字出版尤其是海外数字出版,由其出版的中国原创新动画《黑脸大包公》系列今年1月成功登陆美国苹果公司应用程序网上商店,以非纸介质方式在苹果的移动终端上进行阅读。

  “作为传统出版社,我们很希望能够''走出去’,尤其是数字出版这块希望能和国外优秀的数字出版商形成合作,但实际上现在的展会已经无法满足我们的需要了。”武忠平表示,国内外的很多展会更侧重于企业展示和宣传,无法为企业直接的交流合作提供必要的平台。在他看来,应该通过展会建立一种“深入的信息交流机制”。

  “我们需要直接和国外的出版商进行交流,而且是从项目的策划阶段就开始合作。”武忠平解释,例如可以通过中国驻外使馆或者图书展会建立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国内外的出版商可以将自己的项目策划、数目、想法先期提供在这个平台上。这样大家可以从一开始就深入了解彼此的想法,形成前期交流。“如果某个国外的出版商对我们的项目策划感兴趣,那么可以和我们直接沟通,说明他们的想法,他们认为怎样的中国漫画图书可以在他们的国家有销路,然后我们再进行修改,从项目初始阶段就有了合作,经过这样不断地交流,自然而然会形成合作。”

  就在不久前,安徽美术出版社参加了韩国的富川漫画节,中韩出版商面对面地讨论项目、策划,然后迅速达成了数字版权交易的相关协议。“这才是我们期望的效果,只有建立长期''深入的信息交流机制’,才能让更多的出版社走出国门。”武忠平说。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