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要出书 投稿合作 正文 
假小子的爱情1
10-06-23 16:32:14

    白色短袖衬衣,粉红色的一条中短裙,一双红色带红花的凉鞋,再来一双肉色短袜,头上扎两条不松不紧的马尾辫。我在穿衣镜前前照照后照照,前后不知自我欣赏了多少次。
  哈哈哈!
  是的,你们猜对了,我要去约会。不瞒你们说,邀我约会的可是一个大帅哥,全玉林中学不知有多少女孩子暗恋他呢。可人家可对那些多情地女孩不感冒。桌洞里那些不署名的情书他从来不看,而是当着全班学生的面一封一封丢进垃圾箱里;上学路上那些自作多情、穿着花枝招展的女生向他羞答答、娇滴滴地问这问那时,他从来都不搭理,而是不失风雅地朝那些花痴们微微笑点点头。
  哇噻!苍天保证,他的微笑点头不知迷醉了多少女孩。
  当然,也包括我。
  正当我欣赏着镜中的我,沉浸在我对他的美好想象的时候,手机突然“嘟嘟”地震动起来了。是他,果然是他。
  “崔玉婷,您来到哪里了,我是在校园池塘边的长椅上,您千万可别走错到别的地方呢。”
  天呢,那个地方自从他昨天说邀我约会,我已经背了几百遍了,它几乎都已经在我脑海里融化成养分早被细胞吸收了,怎么可能走错到别的地方。真是的,他也太会做人了吧,连这么细微地小事都不愿让别人难堪。
  还有,更令我十分不满的是他每次给我发短信时,都是称呼我为“您”,而不是“你”,这令我很不舒服,好象我比他长多少个辈分似的,又好象我不懂得尊重人,只有他知道似的。我只是觉得同学朋友之间嘛,都是平等关系,干吗要说的那么客气呢,没有那个必要嘛。
  也曾有几个女生用生平最甜美最委婉地声音给他谈论这个问题,问他以后可否改掉这个习惯,可人家好象只是微笑着点头,并没有改变他以往的作风。
  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象着了魔一样的喜欢他。
  “哦,不好意思,我快要到了,你再等一会儿啦。”我边回信息边冲出家门往学校里跑。学校离我家不足10分钟的步行路程,我平时宁愿花费半个小时走,今天我只用了1分钟37秒就跑到了校门口。
  天哪,鬼知道我跑得有多快。幸亏放假了没有多少人看到,要是被认识的同学看到了,恐怕我的淑女形象就荡然无存了。
  毕竟是第一次跟男孩子约会,而且是跟帅气十足地男孩子约会,并且是和我一看就脸红但眼睛却盯着人家不放的男孩子约会,我的心砰砰直跳,快跳出肚皮了。心里一边默默地念叨:“崔玉婷,别紧张;崔玉婷,别兴奋;崔玉婷,抓住这个机会”,一边又想着见了面该如何说话。
  “嗨,你好早”,唏,太俗了。
    “呵呵,你今天格外帅了”,呓,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合适。
    “哈哈,恭喜你啊,考上心目中的大学了,终于如愿以偿”,不行,太做作了,再说我也不知人家考上没有。
  正想着该如何向他开场白时,只见他已从长椅上站了起来,远远地望着我,面带微笑的喊:“崔玉婷,您迟到了15分钟。”
  我朝他努努嘴,低着头快速地跑到了他身边。我红着脸犹豫了片刻轻轻地坐在他身旁。苍天保证,我和他还有一尺多的距离,但我的心还是要跳出来了一样。他看看我,我看看他,相互尴尬地笑笑了都不说话。
  记得一本书上曾写过,说是男生和女生初次约会,超过1分钟不说话,他或她就可能在1分钟后说出对方梦寐以求想听的话或是梦寐以求千万别说的话。就在我想更深层次地体会这句话的内涵时,他突然说话了,我看了看表,时间1分钟零7秒。
  “看池塘里的荷花漂亮吗,”他指着荷塘问?
  “恩,漂亮呀”,我说。
  “真的佩服古时诗人的才华啊,‘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真的和现在的情形一模一样啊,”他感叹说!
  “是啊,就是,古人真有才学”,我说。
  沉默了片刻,他不知何故突然“哎”了一声。
  “荷花再美丽也不过是昙花一现,不久就会凋落,化作淤泥,沉入池底。”
  靠,他竟然在这美好地时光中感伤起来,真是有失雅兴,靠。不过他感伤的样子也真的好帅哦。
  “是啊,化作淤泥,但又哺育了下一代的莲藕,它同样会很快乐的,不是吗,”我朝他微笑着说。
  他把微笑舒展开了些,又说:“可爱情却不像莲花一样哺育下一代,不完美地爱情将会使人痛苦难言,疲惫不堪。”
  他的意思也实在是太深奥了,我真的有些不懂。什么莲花呀、爱情呀、痛苦难言疲惫不堪呀,我不懂,也不想懂。我只知道我喜欢他,死心塌地地喜欢他,连鬼都知道,但我却不敢向他明示,知道这些也就够了,干吗要懂那么多没用的东西呢。
  和他坐了将近一下午,他也支字未提喜不喜欢我的话,倒是把我空激动了一场,以为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要发生呢,真扫兴。

来源: 作者zqt11223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