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阅读 正文 
数字出版不是出版
10-08-06 10:08:09

  眼下,金庸成了出版行业的金矿。托他的福,今天的人们重新发现了昔日凭借着过人武功、专为人提供保护财物保护人身安全的镖局。近古交通不便,在途的人货都不安全,如是就渐有镖户走镖了,这就是镖局保镖的雏形。中国的镖局究竟起始于何年何月,难以查考。镖局又称镖行,《金瓶梅》里写西门庆要开“标行”,要上“标船”
,“标”即是“镖”,这起码说明:明朝就有了这“受人钱财,保人免灾”的行当。随着社会生活中的流动性的增加,镖局的经营范围也日渐宽泛,不但承接一般私家财物保送,官银也有靠镖局来运送的了。又由于镖局同各地都有联系或设有分号,一些汇款业务也由镖局承担。后来,看家护院也有由镖局来担当的了。源于隋唐的驿站,本是官办的,其部分的功能就是函件往来,这可以算是最早的信镖了;到了清朝中叶,金融业兴旺,票号林立,镖局的主要业务就是为票号押送银镖,这时就新增了银镖和票镖;清朝末叶,镖局的主要业务缩减为替有钱的客户押送衣物手饰和保障人身安全,于是就形成了粮镖、物镖、人身镖三大镖系。总而言之,镖局有六大镖系:信镖、票镖、银镖、粮镖、物镖、人身镖;业务范围主要有走镖、护院、坐店、巡更、运送银两、随从保镖、保护库丁……
  服务这么多这么杂,镖局中的人物如大掌柜、总镖头、镖师、账房先生之类,要是在舞刀弄枪之余又舞文弄墨,作一番理论思考,也许会得出“多元化镖局”这样的的概念来。镖局创立之初,除了南拳北腿,还得凭藉十八般兵器,到后来又用上洋枪盒子炮,这就是从“冷兵器镖局”到“热兵器镖局”了;从镖车要马拉人推到用上汽车、火车、轮船和飞机,就是从“非机动镖局”到“机械化镖局”了;从插镖旗喊镖号到用上电报电话传真,那就是从“口语时代镖局”到“电子时代镖局”了;据说河北保定的万通镖局从1891年开到1999年,应该沾上了电脑的边儿,假如再多撑几年,用上射频技术,连上物联网,就是正宗的“数字镖局”“数字化镖局”。

  现在有人把旧时的镖局比拟为全球最早的物流公司。过去,因为担心夜长梦多才有了镖局;现在,物资流动的速度快得让夜比梦还要短——速度的量变引起了事物的质变——“镖”改“物流”了,镖师也成物流师了,镖局只差没去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了,“数字化镖局”之类的戏说更如海市蜃楼一般虚无缥缈:镖局都没了,“数字镖局”就让它胎死腹中吧!

  这镖局那镖局,都被物流给取消掉了;这出版那出版,我看也将会被信息流取消掉的。昔日镖师傅的镖,现在叫物流;今日出版人的书,在未来又会叫什么呢?汽车问世之初,被人叫做“不用马拉的车”;眼前初现端倪的未来“出版”,也就难怪要姓“数字”名“出版”了。

  圣才学习网2010年2月7日发布了不知哪位前瞻者写的文章《论数字出版泛化的出版概念对出版产业的影响》,提到以“数字化出版”为主题的2008年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席博思回答“书是什么”的时候,说“书既可以是一个网页、一部手机,还可以是一个电子游戏、一部电影”。该文还指出:与数字出版相近的,有数字化出版、网络出版、跨媒体出版等等概念,不过,“数字出版”的认同度要高一些。数字出版包括原创作品、编辑加工、印刷复制、发行销售和阅读消费的数字化,涉及所有的出版环节。广义地来讲,只要使用二进位制的技术手段对出版流程中的任一环节进行操作,都属于数字出版的范畴。数字出版相对于传统出版
1 | 2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朱晓)